互联网运营常见的产品领域

2019年8月31日12:02:36 发表评论

数字互联网的竞争已经从20年前的蓝海进入到极其惨烈的红海在有些成熟的细分领域,呈现出绝大多数商业竞争格局恒定的趋向在商业竞争理论中,多数产业的恒定结构为1~2家超级巨头控制产业60%~70%的规模,2~3家第二阵营巨头控制产业20%~30%的规模,而剩余10%的规模将由若干家第三阵营的战略集团进行厮杀争夺。该商业规律在互联网细分领域同样得到了有效印证。

(1)互联网资讯

中国的互联网资讯是互联网产业最早崛起的一个时代产物。很长时间内,四大门户(新浪、网易、搜狐、腾讯)是资讯产业的旗帜,以海量且快速的信息分发模式著称,而随着内容价值的提升,凤凰网崛起,凭借差异化的品质内容,迅速跻身资讯行业前列,门户时代由此演变为“4+1”的格局。而从商业实战的角度来说,四大门户只是一种称谓,而非战略集团规模的客观描述。尽管新浪、网易、搜狐都在2000年上市,但事实上资讯门户早就认识到用门户致力于用户的存储与流量的分发,发展更多增值业务获得盈利的组合生态商业模型。以此规则来衡量新浪、网易、搜狐的话,将极为明显地发现三大门户广告业务虽有上下之分,但整体而言可列入同一规模层级;不同之处在于新浪盈利增长点归于新浪微博与阿里巴巴的“联姻”带来规模可观的商业回报,搜狐则在门户之外重点资源聚焦于娱乐与视频业务,而网易则在游戏领域赢得仅次于腾讯的极大利益。与新浪、网易、搜狐不同的是,腾讯是四大门户中唯一一家以社交IM作为基础业务的公司,门户业务崛起反而滞后于社交软件业务,或者说腾讯的门户业务是社交软件流量分发的产物,这种反作用力的案例在中国互联网商业历史上只此一家。

互联网运营常见的产品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的时候被定义的门户时代,在移动互联网崛起时得到了有效的逆转,包括一点资讯和今日头条在内的新兴资讯类平台,对门户的新闻客户端业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说门户资讯业务是以提供内容作为本身的价值关键点,新生代的资讯平台则以聚合资讯与信息推荐作为核心竞争力。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资讯业务与门户业务并不是对等的名词,相反,资讯业务的定义是高于门户业务的父级,而门户业务面临的真实威胁并非业务增长,而是来自于替代聚合资讯的产业科技。

(2)互联网搜索

毫无疑问,百度是中国本土搜索第一巨头,而在百度的发展历程中,核心的关键阶段出现在2010年,如果说2010年之前百度的对手是全球搜索巨头谷歌的话,伴随着2010年第一季度末谷歌退出中国,百度的战略目标从对战谷歌转化为自我挑战。

截至2016年岁末,百度大约占据搜索市场规模78%~82%的份额(不同季度市场占有率略有波动),排名第二的360搜索,凭借导航页搜索获取10%~12%的市场规模,搜狗搜索则以5%~7%的市场份额名列第三,带有互联网基因特质的搜狗,有微信作为接口优势,搜狗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搜索微信公众号内容的搜索引擎。整体而言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四平八稳,唯一不同的是,当互联网从PC时代进入移动时代,用户的搜索行为发生了一些相应的变化如果说PC时代用户是习惯于在一个搜索网页进行搜索,而在移动时代用户至少会产生三种截然不同的搜索动作:其一,应用内搜索;其二,应用商店内搜索;其三,搜索引擎或导航页搜索。这有可能暗示影响互联网搜索行为的因子始终没有泯灭过,即便是第一巨头百度都无法阻碍在移动搜索时代其他搜索引擎的崛起。

互联网运营常见的产品领域

(3)电商

首先澄清一个观点,对于诸多消费者来说,与电商最直接的感性认知是一个又一个存在于智能手机的电商APP以及堆满公司前台的快递物件,实则不然,电商概念与网络购物概念存在着较大差异。绝大多数消费者意识中的电商,就商业研究角度而言,等同于“网络购物”,而商业研究术语中的“电商”范围较网络购物要大得多。上文提到过,中国的网络购物市场规模在2016年岁末时接近5万亿元,而这5万亿元左右的市场规模大约占据中国电商市场规模的1/4;商业研究范围内的“电商”概念,除去消费者熟悉的网络购物之外,还有B2B电商、在线旅游产品交易等,而它们恰恰处在常规意义消费者认知范围之外。

按照商品提供者与商品购买者的不同,电商业务可以区分为B2B电商、B2C电商、C2C电商和C2B电商四大类别。

B2B电商—中国第一战略集团隶属于阿里巴巴,占据中国B2B电商45%~50%的市场规模。第二战略集团隶属于敦煌网、慧聪与兰亭集市三家公司,市场规模累计占据整体B2B电商的38%~42%。剩余约10%的市场规模由10~12家电商公司组成。

B2C电商——第一战略集团阿里巴巴天猫商城占据B2C电商市场规模的58%~60%,第二战略集团京东占据整体市场规模的27%30%,剩余10%~12%的市场规模由亚马逊、当当、1号店、唯品会等第三战略集团构成。

C2C电商—第一战略集团阿里体系淘宝集市占据C2C市场的96.5%~98%,剩下不超过3.5%的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视。

C2B电商——中国的C2B电商与C2M或C2F电商,在认知和定义角度方面始终存在着不同,因而无法从商业研究角度对C2B电商的研究范围、认定标准达成高度一致,这部分不存在权威性的行业份额的规模可供参考。

(4)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

58同城网、赶集网与百姓网是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的核心。虽然58同城网与赶集网合并,而百姓网则在过去数年内不断传出会被百度并购的消息,但该领域并未崛起过能与这三家抗衡的某一综合性生活服务巨头。

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还有一些细分类别,在此不一一列举。(5)互联网旅游

如果说互联网资讯、互联网搜索、互联网电商与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隶属于高价值区段选系于数字连接的话互联网旅游产业价值链分析则截然不同。旅游产业的高价值区段始终出现在线下,在线旅游平台仅仅扮演着连接的角色。

互联网旅游产业板块本身有内置的细分领域,下面做具体分析。OTA(在线旅行社)——中国六大OTA有携程网、艺龙网、去哪儿网、阿里飞猪网、途牛网、同程网。如果说携程网和艺龙网是以商旅航线与商旅酒店作为出发点的老牌OTA的话,去哪儿网则缩造山搜索信息检索与比价这一全新的价值创新高度。阿里飞猪网拥有阿系强大的流量优势,途牛网以旅行线路以及深度服务闻名于世,而城网则在景区门票业务上占有相当不俗的竞争力。

而UGC(用户生成内容)—中国三大旅游UGC巨头分别为蚂蜂网、驴妈妈网、穷游网。基于用户产生内容也有一些分类方式将其中一家列入OTA序列,通过深度攻略与用户问答形成互联网旅行者的高度黏性,并且基于用户大流量进行旅游产品的售卖与变现是UGC网站的统一商业路径。上述三家网站在旅游产品售卖与变现程度上有阶段性的区别,但是整体核心竞争力均靠拢于旅游内容电商,且用户黏性巨大。

旅游目的地电商—伴随消费升级与服务升级的需求,越来越多的目的地旅游正在为国内旅游爱好者所青睐。截至2016年岁末,旅游目的地电商领域有不少于3500家公司在竞争,其中不存在高度聚合性大战略集团。主要的服务旅游目的地方向通常为东南亚潜水游或东北亚滑雪游,或欧洲与美洲商务游。

旅游工具类—旅游工具类的核心特质,是旅行过程中的功能诉求满足,包括对整个航旅实现监测、值机与订票退票业务的航旅纵横,也包括在旅行过程中可以提供语言支持的旅行翻译官,在旅行前可以对所有行程准备与物件准备提供支持的旅游清单,在旅行过程中可提供住宿便利的途家网,能让用户在不同于酒店民宿或别墅环境中获得度假的别样体验,等等。

其他类——由于旅游产业的细分功能需求有壁垒且相互关联性并不强,因而其他类中还是云集了一些刚性存在,但无法彻底归类于旅游的一些互联网应用,比如12306。12306作为国家铁路总公司官方推出的应用,是几乎所有订票者所需要的一款工具类应用,用户使用12306的目的未必是旅行,也有可能是求学或商务出行等,并且12306也是大量铁路旅行者的刚性入口。再比如航美在线,作为中国排名第一的机场传媒航美传媒的事业单位,航美在线为用户在旅途场景中提供互联网连接服务,能让用户在公路旅行巴士的途中享受互联网,并且可以提供针对性更强的增值便利。

(6)互联网视频业务

中国的视频类公司都面临着成本居高不下与变现手段有限的挑战。众所周知,视频类业务需要高版权投入高服务器投入与高带宽投入,而变现方式又局限于广告业务、用户付费与版权分销,这令绝大多数的视频运营商处在微利或者亏损的状态。尽管如此,用户对视频业务的喜爱以及用户时长都显示视频业务在中国互联网格局中的重要地位。不同于任何一种互联网细分行业,视频业务有着强大的遐想空间,而一些在传统PC视频业务之外的格局正在逐渐出现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中,诸如2015年、2016年横空出世的直播业务,再诸如2016年、2017年正在得到资本重视的短视频业务,在一定程度上是视频业务的有效补充,只是与传统视频业务巨头分属不同发起者和不同商业利益单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