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互联网运营发展的三大特征

2019年9月6日21:22:51 发表评论

其一,商业应用效应更强。如果说美国的互联网科技,以科技探索作为商业阶段的必然,中国则通常在科技深度探索与商业利益变现面前寻找平衡点。

其二,基建作用力不可忽视。中国所有的互联网数字商业都与运营商提供的基础连接技术进程密切关联,这已经在过去20年中得到充分论证,有理由期待5C网络为中国的数字商业提供更多上升空间。其三,政策效应明显。政府在不同的时代对互联网商业具有不同的指导效应,而这种效应在过去的10年中得到充分重视,相信未来会起到关键的加速度作用。

国内互联网运营发展的三大特征

移动纪元与万物互联

2010年被从业者称为移动元年,而在数字商业业界另有一种界定方式,将2013年称为移动商业元年,这两种对于移动时代的不同界定标准并不存在冲突。2010年开启规模化互联网用户从PC端向移动端迁移,2013年则意味着经过三年大迁移之后,各大互联网战略集团开始在移动商业化路径上进入全新阶段。

从商业发展角度来客观衡量,必须承认2010年中国三大运营商为国为民做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好事。如果搜索回顾2010年三大运营商的信息,我们会发现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争先恐后地在该年开展了一系列促销活动,统而概之,即签3G套餐送t iPhone33S手机。中国的数字商业与硬件连接密切相关,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最低限度都需要满足两个基础条件,其一是智能移动设备的普及,其二是移动接入带宽的资费降低。而在2010年之前,中国互联网还远未达到上述两个基础条件。

当时,绝大多数用户所使用的是诺基亚或者摩托罗拉移动电话,尽管也被冠以智能等标签,但是以塞班为操作系统的智能化程度与后世所熟悉的iOS(由苹果公司研发的移动操作系统)与安卓存在着天壤之别。另外,运营商的移动网络费用高得离谱,曾经有一位用户在2008年和2009年在网上晒自己的通讯账单,当他大量使用2G网络连接移动互联网时,单月近万的流量费用足以让绝大多数网民望而却步。而2010年三大运营商跨出具有历史代表意义的这一步,切实打破了原来存在的技术与运用壁垒。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用户通过套餐的方式获取到苹果电话,体验到了来自iOS操作系统的便利性;另一方面3G套餐已经能让绝大多数网民以每月100~300元的价格就可以享受到移动互联网冲浪的快感。

运营商牌照机制令移动带宽只能由三大运营商提供,而智能移动硬件市场的红利,则由多个战略集团在同一时期共同推入到快车道。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2010年以及后续三年间整个中国至少有四大阶层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提供强大助力。

第一战略集团,以苹果与三星高端机为首的战略集团,满足了精英人群对于高配置智能手机的需求。

第二战略集团,三星的中端机满足了绝大多数白领阶层对于智能手机使用的需求。

第三战略集团,“中华酷联”(中信、华为、酷派、联想)四大国产品牌机,均为多年借助运营商营业厅进行用户售卖的基因。而在2010—2013年期间,借助运营商启动办套餐送智能手机的活动,“中华酷联”也为普及智能手机提供强大助力。中信、华为、酷派、联想既有共性又有差异性,共性是他们都在很长时期内依赖运营商获取自身的商业利益,都在很长时间内无法真正接触他们的手机消费者与购买者;差异性在于中信、华为、联想的业务除了智能手机之外还有企业级与运营商级业务,包括基站与企业解决方案。而酷派绝大多数业务在于智能手机。因而,当运营商发现中国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趋于平衡点时,运营商降低移动互联网套餐补贴,中信、华为、联想仍然有机会依赖运营商级业务和企业业务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与增长空间,而酷派却迟迟找不到自己的出路。

第四战略集团,遍布两广地区的山寨机厂商。依赖深圳华强北与北京中关村,从200~800元价位的山寨机超过4000个品牌。尽管人们会认为山寨机本身不具备品质保障,但不可否认的是,山寨机为智能机在低收入人群中的普及起到了关键作用。

之所以将2010年视为移动元年,源于以下几大核心原因。首先,基础连接技术的环节产生了巨变。其次,PC时代数字产业从业者对于创新经验的累计,当移动商业价值窗口开启时,精准判断和降低试错成本有了参照。正如人类在技术巨变期所面临的挑战一样,互联网产业混沌阶段,人类同样是探索与盲从式地摸着石头过河。其中有一部分或许侥幸地找到了正确的商业路径,早早奠定了商业基础,而更多的尝试者尽管没有机会攀升到人生与商业的巅峰,但也在摸爬滚打中积累了自身的经验,形成了自身对商业价值的洞察,虽然这种洞察与经验未必是系统化的,但当移动数字商业的大门开启一条缝的时候,这些已经拥有经验的创新者们仍然勇敢地把脚踩进去,他们比行业“小白”拥有更多把握机会的能力。

国内互联网运营发展的三大特征

人类所有的方法论均源于对过去的观察、沉淀、归纳、总结,并且在未来的应用中进一步地论证与修订,商业创新领域也不例外。如果将历史比作一条河流的话,我们会发现移动互联网的数字商业领域就像为无数潜水者提供了试水的空间,经验丰富的潜水者能够在这条河流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宝藏,而经验不足者常常只能空手而归。PC互联网时代为其中一些潜水者提供良好的商业训练,让他们拥有更强的水性与水流规律的学习能力,当移动商业来临时,他们在同一条河流内,即便处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水域,仍然有把握寻找到宝藏。最后,这一项常常容易被忽视,即源于PC时代格局的惯性。截至2010年移动纪元开启,中国的PC互联网已经形成了壁垒森严的战略抱团特质。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为BAT,三大巨头虽分别都有自己的核心业务,但是在2010年时均已初具互联网商业生态雏形。

以百度为例,搜索引擎让用户看到的是根据用户的需求检索提供结果,而2010年3月末谷歌撤离中国,百度在空白市场的疯狂增长速度与其业务结构增长化相结合,构建起百度商业帝国升级的加速。

以阿里巴巴为例,2010年时已经贵为中国电商领域头牌的阿里巴巴,当时正努力做着自身的产业升级,包括在那两年中将用户占有率最高的淘宝业务一分为三,分别对应C2C淘宝集市、B2C天猫商城、比价搜索引擎一淘网。如果说当时很多从业者尚未看清阿里巴巴想干什么,那六七年后再回顾,会发现阿里巴巴早已意识到未来用户会向B2C电商迁移,将更多企业以及品质服务聚焦在天猫商城,若干年后手握B2C电商六成江山的这一部署,就是在那时奠定的后世基业。

再例如腾讯,如果说2010年的腾讯只是凭借自己的社交业务刚开启全方位商业触角的话,我们会发现社交QQ(一款即时通信软件)在桌面时代分发能力恰于2010年开始波动。用户向移动端的迁移,也就意味着任何互联网巨头都无法依赖原来的桌面产品优势实现有效地流量分发(智能移动设备操作系统内需求由垂直应用完成,应用与应用之间的分发效应较PC时代大幅度降低)。

而腾讯一方面通过微信快速实现了移动布局,另一方面很好地将原PC业务社交关系转移到移动端,并且在游戏业务上重点布局。迄今为止,腾讯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游戏运营商与此同时,腾讯依赖社交的多产业布局的棱角在2010年刚刚展露,包括腾讯微博与新浪微博的较量,包括用巨额资金收购大量垂直电离TOP3的企业,包括实现生活落地的团购网站、落地团队的储备都在此刻开启,为腾讯帝国利剑出鞘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发表评论